水泥仓压力安全阀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水泥仓压力安全阀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此人谋略连周瑜也服气张纮有多厉害

发布时间:2020-02-27 12:38:27 阅读: 来源:水泥仓压力安全阀厂家

此人谋略连周瑜也服气?张纮有多厉害?

《三国演义》中,周瑜曾向踌躇满志的孙策推荐“江东二张”,说此二人有经天纬地之才。在正史中,似乎寻觅不见“江东二张”的名头,但彭城张昭、广陵张纮确乎位处孙吴诸文臣前列,是孙氏立业的基础班底,也一度为孙氏立国呕心沥血。《三国志 张纮传》裴松之注引《江表传》曾提及“初,(孙)权于群臣多呼其字,惟呼张昭曰张公,纮曰东部,所以重二人也。”可见二张在孙吴的地位。而这段记载,在笔者看来亦可看作小说中“江东二张”称号的来源。受文学作品的影响,多数人对张昭并不陌生,而张纮的存在感好像远不如张昭。但事实上,张纮对孙氏所作出的贡献并不逊色于张昭,二张亦有着截然不同的个性。张昭素来内外刚直,而张纮秉性亦正,但外显柔韧。

一、往来周旋,心念孙氏

二张虽都为文臣,但二者的分工却各有不同,《三国志 张纮传》裴松之注引《吴书》载:“纮与张昭并与参谋,常令一人居守,一人从征讨”,从张纮初任正议校尉、“从讨丹杨”的经历以及张纮本传的其他记载中,可以推断张纮常跟随孙氏征讨在外。除此之外,张纮亦曾任江东使臣出使许都,史载“建安四年,(孙)策遣纮奉章至许宫”,可见,张纮为孙氏东奔西走,颇负辛劳。由于张纮少有才名,出使许都后,被“留为侍御史。少府孔融等皆与亲善”,曹操也颇为礼遇张纮,《吴书》记载“时曹公为司空,欲加恩厚,以悦远人,至乃优文褒崇,改号加封,辟纮为掾,举高第,补侍御吏,后以纮为九江太守”。作为一代名士,此时张纮没有随行就市、见异思迁,相反,张纮始终牢记自己出行的使命,“与在朝公卿及知旧述策材略绝异,平定三郡,风行草偃,加以忠敬款诚,乃心王室”,积极宣传孙氏的正面形象。

同时,张纮在出使期间还妥善维护许都和江东的关系。孙策因中伏不幸身亡,曹操欲借机伐吴,张纮劝阻曹操“乘人之丧,既非古义,若其不克,成仇弃好,不如因而厚之”,最后,“曹公从其言,即表权为讨虏将军,领会稽太守”。张纮的举动,保障了江东的暂时稳定,为孙吴权力的顺利交接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环境,不仅表现出了杰出的交涉才能,更突显了其对孙氏的深厚感情。《吴书》记载,张纮虽然在许都长期停留,但“心恋旧恩,思还反命”,最终推辞了曹操给予的高官厚禄,毅然返回孙吴。

二、劝谏的艺术

正史上,张昭有不少劝谏孙权的片段,每每孙权意气风发、忘乎所以时,张昭总会站出来给孙权泼一泼冷水,因此孙权对张昭不免有些畏惧,同时对张昭提出的意见也没能很好地接受和采纳。与张昭相同,张纮本传中也记载了诸多张纮劝谏孙权的片段,但不同的是,张纮的劝谏效果似乎比张昭要好得多,每次张纮提出的建议,孙权总能够接受并采纳。

张纮本传中有三次张纮对孙权的劝谏。第一次是孙权攻打合肥时,张纮见“(孙)权率轻骑将往突敌”,觉得并不妥当,便向孙权谏言道:“夫兵者凶器,战者危事也。今麾下恃盛壮之气,忽强暴之虏,三军之众,莫不寒心,虽斩将搴旗,威震敌场,此乃偏将之任,非主将之宜也。愿抑贲、育之勇,怀霸王之计。”结果,“(孙)权纳纮言而止”。第二次是孙权“将复出军”,张纮提醒孙权应当止战安民,张纮指出:“自古帝王受命之君,虽有皇灵佐于上,文德播于下,亦赖武功以昭其勋。然而贵于时动,乃后为威耳。今麾下值四百之厄,有扶危之功,宜且隐息师徒,广开播殖,任贤使能,务崇宽惠,顺天命以行诛,可不劳而定也。”最终,孙权“于是遂止不行”。第三次张纮建议孙权“宜出都秣陵”,“权从之”。

在笔者看来,张纮的劝谏屡次都能取得良好的效果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,第一,张纮劝谏孙权时屡屡站在维护孙氏基业的角度上,从孙氏创业不易的角度善意提醒孙权要冷静慎思。张纮熟知孙氏创业的轨迹,《吴书》记载“纮以破虏有破走董卓,扶持汉室之勋;讨逆平定江外,建立大业,宜有纪颂以昭公义”,其所草创表章书记都能够隐含孙氏立业的艰辛,以至于孙权看到这些都感慨:“君(张纮)真识孤家门阀阅也。”故而,在这样的同理心下,张纮的劝谏能够引起孙权的共鸣,达到相应的效果。第二,张纮劝谏时态度并不激切,而是谦和有理、引经据典、循循善诱,相比张昭“辞气壮厉,义形于色”当众给孙权训斥,张纮劝谏的方式更能让人接受。由此可见,张纮更具劝谏的艺术。

三、饱读诗书,颇有才具

除了优秀的交涉能力、出色的劝谏技巧,张纮的文化水平也出类拔萃。《吴书》记载:“纮入太学,事博士韩宗,治京氏易、欧阳尚书,又于外黄从濮阳闿受韩诗及礼记、左氏春秋。”可见张纮年少时就涉猎广泛,年少时的求学经历奠定了其深厚的底蕴,以至在许都时能够为当时的名流孔融等人所亲善。

在艺术上,张纮的书法造诣颇深,“善楷篆”,其书法作品曾得到孔融的交口称赞。此外,张纮的文笔亦佳,成语“小巫见大巫”就和张纮颇有渊源。《吴书》载,建安七子之一的陈琳曾作武库赋、应机论,张纮阅读后“与琳书深叹美之”,陈琳回书答谢,提及:“自仆在河北,与天下隔,此闲率少于文章,易为雄伯,故使仆受此过差之谭,非其实也。今景兴在此,足下与子布在彼,所谓小巫见大巫,神气尽矣。”以文章见长的陈琳都对自愧不如张纮的文笔,可见张纮文章之美。

作为孙氏立业的重要文臣,张纮不仅自身颇具才学,且秉性纯正,又不失谦和,此等人物在孙氏立业的道路上提供了诸多无形的力量。陈寿评价张纮“文理意正”,这四个字也恰恰突出了张纮的才具和品性。而在笔者看来,大抵亦是张纮温润的品行,使得其与个性强硬的张昭相比,稍逊耀眼,但张纮之才能、贡献,却丝毫不逊色于张昭。小说中的“江东二张”,在真实的历史中也似乎一刚一柔,代表着迥然不同的孙吴文臣,倒也相映成趣、颇为协调。

蜗杆传动

3M打磨机价格

切削液

小型真空预冷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