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泥仓压力安全阀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水泥仓压力安全阀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张家诡事之完结篇

发布时间:2020-04-21 17:48:03 阅读: 来源:水泥仓压力安全阀厂家

“我不管!当年我死在张家手里,我就要张家人偿命!”

忽地一阵疾风而起,吹得芭蕉林簌簌作响,那一条条交织在各个芭蕉林中的红线,显得更加鲜艳夺目,上面还不时流淌着鲜血,滴在地上吧嗒作响,而整个芭蕉林也散发着一股腥臭的血腥气息。

“你当真要张家人的性命?”

神婆嘴角一奴,跟女鬼谈判起来。

“当然了,我要张家人的掌中血,心头肉,我要他们血债血还!”

芭蕉树内隐现一张女人脸,那是一张血肉模糊,摔的粉碎的脸颊,其中鼻子已经消失,只剩下一根黑洞,嘴巴直接萎缩了,露出黑漆漆的牙齿,至于下巴血淋漓一片,还在淌血,让人看了一阵头皮发麻。

由于神婆也给张松开了阴阳眼,张松在看到这张鬼脸,吓得身体一缩,全身鸡皮疙瘩顿时冒了出来,特别是张松在看女鬼的双眼,根本就没有白色的边缘,而是像一个万恶的黑洞,让张松感觉身体麻木,好似要被吸进这个黑洞似得。

神婆一听,当即决定道:“明晚还是这个时刻,你要的掌中血,心头肉,我给你就是!”

“好。”

女鬼嘴角上扬,露出邪魅一笑,身影渐渐消散在芭蕉树上。

女鬼消散后,张松似乎回到了现实,猛地一惊,看着神婆颤抖道:“你说什么!!”

神婆呵呵一笑,道:“欠债还钱,欠命还命,你父母欠下的债,当然由你来还。”

神婆说完墨黑色的瞳孔看了张松一眼,然后大步朝前走去。

张松愣在原地,脸色煞白,喃喃道:“一命偿一命,呵呵,没想到,没想到啊……”

张松回到神婆哪里后,脸色有些发黑,把手一张,道:“神婆,当年的事既然是我父母造下的孽,现在就由我来还,女鬼不是要我的命吗,不用等到明晚,神婆你现在就杀了我交差吧,只愿女鬼不在打扰我儿子。”

神婆一听,呵呵一笑,道:“张松啊张松,你怎么这么天真,这鬼的话能信吗,我刚才不过是为了敷衍她而已,再说了,我虽从事鬼神之类的事,也是分善恶的。”

张松一听,还有些糊涂,抓了抓蓬松的头,问道:“神婆,这女鬼杀了我,孽债就平了,我和她两不相欠,父辈欠下的孽债,也在我这一辈还清了,而且我根本不怕死,就怕他去折磨我儿子!”

神婆看着张松发笑,道:“肤浅!张松你也永远记住一句话,千万莫要听信鬼话,虽然说来鬼生前也是人,可是一旦成了鬼,就跟蚊子吸人血一样,是为了生存,而且鬼攻击活人,这也是鬼的本性。”

张松听后,深吸一口气,若有所思道:“鬼的本性?”

“对,鬼的本性就是残忍贪婪,特别是这种死于非命的鬼,魂魄寄存在芭蕉树内,芭蕉树成了她最好的载体,而且她死后整天生活在黑暗与寂寞中,做出极端的行为,一点也不为过。”

“可是女鬼要我的掌中血,心头肉……”

张松浓眉深皱,不知如何是好。

神婆神秘一笑,道:“你先不要管这么多了,张松你现在出去,给我找一只刚生过崽的母狗血,还要一头驴子。”

“好。”

张松没有问神婆用来干嘛,不过神婆既然吩咐了,那就一定有她的道理。

张松说完就出了门,直到第二天快要天黑的时候,这才找到两样东西,只见他手里拿着一大罐母狗血,手里还牵着一头驴子,气喘吁吁道:“来了,来了……”

神婆看张松来了,赶紧把张松接进屋,然后再把驴子牵了进来,要说狗血驱邪,张松是知道的,可是驴子就不知道是用来干嘛的了,难道驴子还能捉鬼?

神婆也知张松一脸疑惑,她笑而不语,而是拿着一把锋利的刀,在火炉上烧红以后,让张松死死按住驴子的脑袋,然后神婆趁着热刀,来了一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,一记扎如驴子的腹部,只见驴子鲜红的血液流了下来,看的张松眼睛瞪大,一脸的惊悚。

奇怪的是,神婆一边动刀子,一边嘴里嘀咕着什么,最让张松感到奇怪的是,这驴子被动了刀子,竟然都不哼一声,难道不疼吗?

鲜红的血液啪嗒涌了出来,驴子的肠子也流了一地,这时候,神婆嘴里越念越急,紧接着,张松就只感到一阵阴风袭来,可是屋子里窗门紧闭,这股阴风来的奇怪的很。

然后,就只看到神婆一边把肠子塞回去,末了还割了驴子一块碗口大小的肉下来,再用针线缝好后,在驴子耳朵边嘀咕了几句,然后给了驴子一些食物,驴子吃完倒下就睡了,神婆也拍了拍手,道:“张松,你明个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。”

北京离婚咨询

易轶

北京离婚律师

北京著名离婚律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