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泥仓压力安全阀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水泥仓压力安全阀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著名京剧旦角荀慧生一生行善晚年凄凉

发布时间:2020-12-25 06:10:01 阅读: 来源:水泥仓压力安全阀厂家

著名京剧旦角荀慧生:一生行善,晚年凄凉

旧时梨园中人地位极低,若身体出现问题或年迈退休,生计便成大问题,甚至死后连安葬都成难题。“四大名旦”之一的荀慧生成名后,时常资助生计艰难的艺人,还曾发起募捐购买义地的活动,由“四大名旦”携手牵头,众多艺人解囊,买下了十二亩空地,建成了“梨园公墓”。

九一八事变后,荀慧生曾捐款支持抗日。伪满洲国邀约京名角赴东北参与“登基大典”演出,荀慧生断然拒绝,称“绝不与汉奸为伍”,此后更是退出舞台,隐居达一年半。七七事变后,他不顾安危,亲赴卢沟桥前线,为抗日将士进行慰问演出。其间有一事广为传颂,当时一名年轻战士重伤垂危,他刚好是荀慧生的戏迷,表示自己临死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听荀慧生唱一段《红娘》。荀慧生赶来,抱住这位年轻战士,唱出了“叫张生,隐藏在棋盘之下,我步步行来你步步爬……”后来,他又在北京连续义演七天,将全部收入捐出。

1966年 8月 23日,一批作家、艺术家在北京文庙遭批斗毒打,其中包括老舍、萧军、骆宾基、白云生等,荀慧生也在其中。他被释放回家时,背上全是血迹,衬衣破烂不堪,与血痂粘在一起。他还宽慰妻子,表示自己会气功,挨一顿棍棒也只是皮外伤。但他觉得老舍身体较弱,又性格刚强,怕他想不开,结果不幸而言中,老舍于次日投湖身亡。

1968年年底,荀慧生黯然辞世。一生行善的他,却晚景凄凉。

荀慧生是河北东光县(即今阜城县)人,幼时家贫。七岁时随父母流落天津,不久后被父亲卖给一个梆子戏班学戏,饱受打骂凌辱。后来又被卖给梆子戏花旦庞启发家中为“私房徒弟”,契约上还写着“若不遵守约束,打死勿论”,“学徒期间不许赎身,不准家属探望”。庞启发夫妇对徒弟一向严苛,荀慧生名为弟子,实为家奴,受尽折磨。好在他颇有天分,又勤奋刻苦,九岁时便以“白牡丹”艺名正式演出。

辛亥革命前夕,荀慧生曾与革命党人王钟声同台演出《革命家庭》等鼓吹革命的戏。后王钟声被捕入狱、英勇就义,年方 11岁的荀慧生也受牵连,幸以“唱戏朔口”为由获释。

此后的他,一度因嗓子倒仓无法演唱激越高亢的梆子戏。几个大学生戏迷居然为这个孩子组建了“白社”,共同提出让荀慧生停演养嗓,放弃梆子戏,庞启发被迫应允。“白社”还资助荀慧生,让他有机会向众多京剧名伶拜师学习。

荀慧生的少年坎坷并未结束。当年荀父将小荀慧生卖给庞启发时,曾有七年出科之约,按这个口头约定,荀慧生应在 1915年出师,可独立演出、成班。谁知荀父因文盲而遭庞启发瞒骗,卖身契上居然没有写明年限。七年后的庞启发便断然否认,不让荀慧生出师。好在尚小云等友人助他逃走,又有李继良等人出面调解,最终达成协议:荀慧生延缓两年出师,为庞启发继续唱戏赚钱,两年后自立门户。自立门户后的荀慧生迅速走红,后与梅兰芳、尚小云和程砚秋并列“四大名旦”。

与其他名伶一样,荀慧生在北京的故居也极多,仅可考的便有五处。但也跟其他名伶一样的是,随着北京的城市化大潮,他的故居大多湮灭于推土机下,还有两处的具体门牌已不可考,可确认并仍存的仅剩一处。

荀慧生早年曾居住于前门外的大耳胡同,但这并非是他在北京最早的住处。1910年,他随师来到北京,次年又师从路三宝和薛兰芬学习青衣、花旦,其间颠沛流离,住处早已不可考。1918年,已自立门户并渐渐走红的他加入喜群社,专注于京剧,同年与名伶吴巧福的妹妹吴春生结了婚,他们的婚房就在大耳胡同,不过具体门牌号并无记载。

大耳胡同如今仍在,且保护得相当不错,只是柏油马路跟两侧的青砖灰瓦似乎不太协调。这条胡同因形貌似耳外沿而得名,有弧度,也有拐弯处。

他还曾住过菜市口南的南半截胡同,这段经历亦缺记载,具体门牌更不可考。不过如今胡同仍在,临近谭嗣同故居,这条始于明代(当时称半截胡同,清代分为南、北半截)的胡同,曾接纳无数名人,如龚自珍、徐锡麟和鲁迅等。大名鼎鼎的绍兴会馆就靠近胡同另一头的出口处,鲁迅曾在这个会馆中居住了七年半时间,写下了《狂人日记》。

居住在南半截胡同时的荀慧生,年方十九岁。其间,他有近半年时间在上海天蟾舞台演出。当时,杨小楼受天蟾邀约,前去演戏,他又力邀谭小培、尚小云和荀慧生同台,演出大受好评,一再加场,达半年之久,时人称之为“三小一白”(当时荀慧生仍用艺名“白牡丹”)。

真正见证荀慧生人生高峰的是宣武门外的椿树上三条胡同 11号。据载,此宅“坐北朝南,共有四进院落。红漆街门与墙垛上方为精致的雕花装饰,门外置有石鼓门墩一对,下面为三层青条石台阶。入大门,南房、北房均高大宽敞,中有游廊相连,跨院西南角建有假山、凉亭,布局十分精巧。”

购买此宅时,荀慧生才二十岁出头。1923年,二十三岁的他收下首徒叶寿梅。1924年,喜欢作画的他拜吴昌硕为师。1925年,他与余叔岩合作《打渔杀家》。1927年,《顺天时报》举行京剧旦行“五大名新剧夺魁”评选,荀慧生凭借新戏《丹青引》,与梅兰芳的《太真外传》、程砚秋的《红拂传》、尚小云的《摩登伽女》和徐碧云的《绿珠坠楼》一起入选,世人又常剔除徐碧云,将梅兰芳、尚小云、程砚秋和荀慧生并称四大名旦。1931年,再次评选四大名旦,又是梅兰芳、尚小云、程砚秋、荀慧生四人当选。

可这处极重要的故居,今已不存,甚至整条椿树上三条胡同都已不存,又甚至,以椿树为名的多条胡同均已不存。如今,这一带已经变成了“椿树园小区”,旧时位于椿树上二条胡同的林海音故居、位于椿树上三条胡同的荀慧生故居,都已不复见,让专程前来的我无奈而归。

荀慧生在此居住了十余年之久,直至抗战时才搬离。当时,他拒绝前往伪满洲国演出,得罪了日本人,后来住处又被汉奸强占,被迫迁居西单白庙胡同 22号。这个胡同也已消失,变作高楼大厦。据记载,荀慧生在此的住处比椿树上三条简陋得多,生活上也遭遇了久违的窘迫。直至 1957年,他才搬离这里,迁入生命中最后一个居所——宣武区山西街甲 13号,这也是他目前仅存的一处故居。

当时的荀慧生,担任中国戏剧家协会艺委会副主任,也曾担任北京市文联常务理事、北京市戏曲编导委员会主任、北京市戏曲研究所所长等职务。一度意气风发,响应号召,进行戏曲革新,对《红娘》《钗头凤》等剧本进行修改,掺入“阶级斗争”元素。

那时的他,想必还真有当家作主的感觉吧?可即使他改过的剧本“顺应阶级斗争潮流”,也未能在阶级斗争中免祸。“文革”初起,他便屡遭批斗,1968年年底因病黯然辞世。梨园中人当年的命运轨迹,大抵如此。

我所见的山西街甲 13号,清冷寂寞,周边高楼林立,胡同显得孤独。当年可不是这般景象,据说荀慧生喜欢种树,院内足足种了四五十棵果树,包括梨、柿、枣、杏、李子、山楂、苹果、海棠等。他每年都会将收获的枣子送给梅兰芳、田汉、老舍等。

院落极大,门口挂着“区文物保护单位”的牌子。大门上的漆、围墙上的砖,都已有脱落。

2012年 3月,我看到一篇新闻,标题为《12万元 /㎡ “名旦”荀慧生四合院叫价 7500万》。文中说,14位荀慧生的后人携手将位于山西街甲13号的故居委托给了北京产权交易所,寻找买家。如果以占地面积来算,是每平方米 12.5万元,以建筑面积计算,则是每平方米 19万元。当时同类地区的四合院价格大概为每平方米 10万元左右,荀慧生故居的定价如此之高,是因为院落格局大气,又有历史性等不可复制价值属性。

据说,荀慧生的后人之所以要出售老宅,是因为后人们都不富裕,而老宅占地大、年头久,维护费用高昂,所以便有了套现的念头。

海口市恶心医院

产后缺乳医院

兰州市椎动脉型颈椎病医院